偏爱

cp瑞金安雷
昵称包子
请多指教

【安雷】信仰①

     ◆cp,原著黑安×原著雷

     ◆ooc严重 包含大量私设 我比较玻璃心 吐槽的拒绝撕

     ◆会有角色死亡

     ◆本篇篇幅不长,假期完结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往下走吧↓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提摩太后书》第四章第八节。
    





0

布伦达记得很清楚,母后在他的一生中扮演了多么重要的角色,乃至影响了雷狮的后半生。

每当母后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温柔溢满,不是对着亲子的母性的泛滥而是对待情人的爱意——因为他那张过于像父皇的脸。

她真的真的太爱那个男人了,可男人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母后爱他只是因为他的父亲,尚且年幼的布伦达希望母后把爱也分给他,不是以父之名。
他一直以此努力着并勉励自己在痛苦时一次又一次爬起。

然而,在十二岁那年他终于彻底地失败了。


1

太阳照耀四方格外地热辣,天空似乎与大地远得遥不可及。

汗顺着小麦皮肤的纹路一路从额头流进白色的衣领里,对面的怪物挣扎几下就变成元力碎片四散开了。

这是每天骑士在参加凹凸大赛后的日常,也是对他来说必要的活动筋骨。

安迷修眉峰微敛,手中的冷热流上又重新有元力缠绕,剑锋偏指一方,只有面对凶恶的敌人才会露出的表情。他沉声道:“出来吧。”

对方被发现了并不恼怒也没有隐藏的意思,衣服摩擦过丛林的响声过后,卡米尔就压着帽檐闪身而出。

安迷修摆出战斗的姿态,心中寻思着海盗头子可能以那个角度跳出来奇袭,却又并没有感知到一丁点的气息,不觉问道:“雷狮呢?”

“我大哥并不在这里,不用找了,只有我一个人。我并不想和你打架。”

“你找我?”安迷修紧握剑柄。

“是的。”卡米尔点点头承认了,微微抬起头让安迷修注意到他眼底的淡淡青黑,看起来他最近并没有休息好。

卡米尔好像在犹豫着什么,但最后还是薄唇轻动:“安迷修,求求你救救我大哥。”

“……嗯?”

安迷修看出了这个总是在嚣张跋扈海盗身边沉默的少年眼中的挣扎和妥协。

“大哥他在上个礼拜时和幻迷深渊凶兽战斗时中毒了,他病得很重。大哥他很需要人照顾,我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安迷修仔细回想了一下最近确实很少见恶党,甚至连关于雷狮所做恶行的流言蜚语也鲜少提及。如此想来,卡米尔这话倒是有几分可信。

“你自己照顾不应该比我这个曾对他下过杀手与他信仰相勃的人不是更好么?”

“我得去百草星为大哥寻解药。”

安迷修心惊:“你莫不是要采……”

“是的,”对面绿衣少年轻轻点头,目光坚定如蓝宝石璀璨,“我要拿到玄霜草。”

百草星,一个在凹凸世界中以草药多而繁复得名,因温和气候和充足的水源从而生长着众多植物,玄霜草便是其中一种。

传说玄霜草包治百病,最初的神使就是因为服下玄霜草而神力大增,总而言之要多神奇有多神奇,在安迷修的认知中大抵上就和磕了药差不多。

然而又有另一种传言,只要服下玄霜草的人未过一刻就会神志消散成为欲望的魔鬼,暴走直至元力用尽而亡。

现在的卡米尔无非就是在赌第一种可能,可是无论哪种,玄霜草本身就极难得。由于人杰地灵百草星的守护兽十分凶恶,而玄霜草作为镇星之宝守护兽是决计不可能同意有凹凸大赛的参赛者来夺取的。每年都有妄想得到玄霜草元力大增的参赛者,可是那些人都再没有了音讯。渐渐的大多数人都不再想着这种旁门左道了。

卡米尔这想法着实危险,安迷修寻思了片刻想起了之前雷狮草芥人命的做法和满不在意的笑容面上又冷了下来。他的善良是留给可以同情的人的,但雷狮永远不会成为这样的人。

“雷狮现在只不过是罪有应得罢了,我的骑士道不允许我去帮助一个作恶多端不知悔改的恶党。”

“安迷修,”卡米尔挽留住了安迷修的步伐,风扬起红色的围巾,吹乱了黑色头发,恍惚间竟让安迷修觉得站在自己前方的是雷狮自己。

卡米尔声音很轻,怕打扰到整个世界一样,语气平淡眉头微皱好像并不情愿说出来:“安迷修,因为我大哥他——”


2
安迷修踏上无名星,他来的这时候整颗星球都处于阳光的暴晒中,这里几乎没有植被,连风中的水分也被带走,头顶上的三个太阳散发着致命的温度燃烧了一切。

安迷修不得不驱动凝晶来降温防止自己身体里的水分都被蒸干。

不得不说,雷狮找的修养之地真是极品怪不得无人在这里居住。

心下正感叹着,天却蓦地黑了下来。全然不见刚才刺眼的阳光。干燥的风刮得更猛,刮起的黄沙越来越多渐渐聚在一起,向着安迷修呼啸而来。

安迷修在心中暗骂一声,就御剑飞行。沙尘暴越聚越多,风速未减连带着飞行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要看着风暴离自己越来越近,安迷修注意到了茫茫沙漠中的一抹暗色的棱角,待近些一看才发现是一块非常巨大的石头。

安迷修在思考着把这块大石头的背面,用元力凿开一个洞躲过这场浩劫,又转到石头背面被风沙吹走遮蔽的圆木露出的洞口却在下一秒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哑口无言尴尬对视。

“……安迷修?”雷狮一脸懵逼,看样子根本就不知道他宠溺的表弟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安迷修紧紧地盯着雷狮,他看到了绛紫色眸子中倒影地小小的自己——一个看起来有些狼狈的骑士。紧接着,安迷修以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放松的语气:“雷狮,我找到你了。”

雷狮愣了一愣,很快又挂起平时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安迷修,你找我干什么?如果是又是为了所谓的铲除恶党的话——我雷狮自然会奉陪到底。”言罢,手指间电流噼里啪啦地开始作响,耀眼的闪电在这个不大亮的洞内显得格外狰狞,雷神之锤只在一念之间就召唤出来。

“不是,雷狮,我找你不是为了打架——”

眼看着雷狮就要攻了上来,安迷修拿剑格挡。对视之间,雷狮与安迷修的距离无限接近,一双极亮,一双极冷,竟也是互不相让。

“恶党果然是恶党,你以为我是来找你干什么?”安迷修冷笑,碧色的眼睛如同冻结的湖泊,染上了几分深色。

“——雷狮,我是来看你如何痛苦地死去的阿。”

雷狮有些错愕,手里的力不禁卸了几分,苍白而纤细的手腕上被凝晶划出来长长的伤口。极淡的雾气弥漫,红色的血很缓慢地从伤口里渗出来。

“好啊安迷修,终于暴露本性了吗?”

血顺着瘦削的骨骼留下,手中的雷神之锤变成元力碎片消散在空气间,明黄色的利刃离他喉咙突出的地方只有几寸的距离,说话的时候喉结微微晃动看起来惊心怵目:“可以,我给你个机会。”

“你恐怕意会错了,”安迷修微微抬头,一字一顿,“我的意思是,我不会亲手杀死你,而是看你一点点地被病魔蚕食直至死去。”

雷狮开始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他弯起腰,好看的眼睛眯起来像是遇到了天下最有趣的事情,有大概是对安迷修的嘲讽:“安迷修,真不知道那些以前被你帮助过的‘弱者’和‘美丽的小姐’看到你现在你因宿敌痛苦摘下伪善的面具而获得快感以此为乐的样子有多么可笑。”

“你真是这么地憎恨我啊,安迷修。”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