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

cp瑞金安雷
昵称包子
请多指教

噫,不出意外的话下周我就解放了啊!!!\^O^/

辛苦各位还会支持我的宝贝们,你们都是天使啊!放假后梦境那篇一定会回复更新的,然后顺便还想把残疾人系列赶一赶,没准还会不定时开个短篇什么的,想想就好兴奋啊😊【疯狂吸金】
如果想看什么梗可以给我留言,我假期一定会写的!

各位下次见面我就胜利辣【又要滚回去学习了_(:з」∠)_】再次感谢各位!!
占tag抱歉。

【瑞金】思念成疾

太久没更了,这篇构思很久了,赶着清明节最后一天码出来了,写的不好见谅吧。
这是残疾人系列第一弹,但每一篇都毫无关联。
有瑞金,安雷,微带些金凯【只是单箭头暗恋】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会有ooc。
包含大量私设。
如果没问题那就走着吧↓










  1
  六点钟的时候,凯莉揉着脸醒了过来。然后像往常一样和同事兼邻居的安迷修打了个招呼就踩着点进了办公室。待到刚把自己买的老骨头牌背包放在衣架里,凯莉无意中瞄到了桌子上的纸张,瞳孔猛地缩小。

2
  天色澄清,晨曦淡淡洒在细雪上晕开了水渍。点点新绿也冒上了枝头,梢头挂着露珠微微下坠,一片五光十色。
  冬去春来,便又是一年。
  金趴在床上,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碧色的眼睛圆溜溜地转着不知在想着些什么,脑袋耷拉下来,连金发都显得几分黯淡无光。
  格瑞怎么还不来啊?他是不是生我气了?金有些难过地想着。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
  “嘿,”一个声音打断了金的思绪,顺着看过去,黑发少女仰着头跟他打招呼,“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本小姐啊?”
  “凯莉!”金一脸惊喜,就要张开手臂向她扑过来,“好久没见了,你怎么在这里啊……嘶,好疼。”
  金一下子跌回床上,表情因疼痛显得有些扭曲。
  “有病在身你还是好好躺着吧。”凯莉看到金被纱布缠满的腿眼神暗了暗,又很快恢复往日的笑容来,坐到病床上道,“啧,知道本小姐魅力大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以后本小姐就是你的主治医生了,你可要赶紧给我好起来哦。”
  “那以后要拜托你了,凯莉。”
  凯莉瞟了他一眼,“也不看看是谁医治得你。你就赶快感恩戴德地给我好起来吧。”言罢一手按在了他的伤腿上,意料之中地看到了金倒吸一口凉气。
  “先说说,你这腿是怎么搞得吧。”
  金眼睛里的颜色消失了。
   
   

   
3
  格瑞和金是一对青梅竹马。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小学时是邻居,初中时是同学,高中时是宿友,大学时就变成了同居。
  如果抛开他们俩都是性别男的前提下,这简直就是一对标准的教科书式爱情。
  但其实金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和格瑞发展成了这个地步。一直到格瑞和他表白之前,他都认为格瑞和他一样把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真是可喜可贺。
  周围的人听到他们的事却是一脸懵逼说,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的吗?!
  金震惊地说,我之前一直把格瑞当成最好的朋友啊!
  啧啧,不管怎么样这对幼狮染终于在一起了。
  金感觉自己的生活和格瑞在一起之前根本就没有区别,最多有时候被格瑞半强迫式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
  也可能是感情太过深厚从未有过磕绊的缘故,在一起五年的格瑞和金在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二年大吵了一架。

3
  “那天我和格瑞吵架了,生气地跑出去没有看到车,就不小心……”金挠了挠头发。
  凯莉长长地“哦”了一声,从衣服宽大的兜里掏出来一块糖含在嘴里,还不忘仁慈地给金一块:“你们居然也会吵架啊。”
  “诶——其实我也忘记了当时我们为什么吵起来了,只记得当时自己很生气。但现在想想……可能当时是我太冲动了吧。”
  “话说回来,我已经两天没见到格瑞了。你说他会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啊?”
  “你可得了吧。”凯莉听了他的话乐出声来,“格瑞他生谁的气也不会生你的气的。你好好养病最要紧。”
  金眼睛眯起来露出个灿烂的笑容:“说的也是哦。”
  “我去看看别的病人,得先走了。”凯莉把糖棒扔在垃圾桶里,关上门后嘴里的糖被咬得稀碎。

4
  金有些无聊只能拿起身边的手机,看到了很多人问候他的身体状况,可却仍没见格瑞给他发的消息,只有几天前他刚刚住院给格瑞发的消息。
  金拄着头,发了一条动态。
  【谢谢大家关心,相信我不日就能出院啦。】
  第一个点赞的人是紫堂,金也就和紫堂聊了起来。
  〔金,你的病好些了吗?〕
  〔快了,护士说大下个礼拜就可以试试走路了!〕
  〔那真是太好了!赶紧好起来啊金!〕
  〔诶,对了紫堂。问你个事,你最近看到格瑞了吗?他好久都不理我了,出车祸也没来看过我。〕
  不知道为什么,这回紫堂没有马上回复,而是沉默了一会。
  〔没看到呢。你别多想啊金。或许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明天放假去医院看看你吧。〕
  〔嗯w〕
  金躺在床上,屏幕照亮了他的脸。

5
  第二天早上,紫堂幻到的时候金正在拿手机傻笑。
  “嘿,紫堂。我跟你说喔,格瑞他终于回我的微信了。”
  紫堂幻把一大包水果放在床头后,推了推眼镜心说还真是巧,我刚来你们就和好了。他问道:“格瑞怎么说?”
  “格瑞说他最近在外地,等回来就来医院照顾我!”金美滋滋地说。
  紫堂觉得如果不是金有伤会直接跳起来。
  就在这时候,凯莉进来了。一身白大褂掩盖不住凯莉恶劣的气质,看着紫堂却没有一点惊讶:“哦呀哦呀,看样子老同学聊得不错啊。这么多年没见,紫堂你有没有忘记本小姐啊~”   
  如果忘记的话有你好果子吃。紫堂默默在心里补充到。自己上学时就最怕这个有着“星月魔女”名号的凯莉了。连一直嚣张跋扈的雷狮和软硬不吃的格瑞都没有在她这里讨到半点便宜,更别提自己了。
  关键是凯莉偏偏不放过他,就着同为金金亲友的名义在被那对幼师染又发糖之际就会凑过来,开始一顿吐槽挖苦,还外带威逼紫堂顺便请吃甜点。
  紫堂点头如捣蒜,急忙说:“怎么会忘了你呢!我只是不知道你在这里工作罢了。”他还真没想到凯莉居然会选一个这样和她一点都不搭的专业。
  “哦,那好吧。看在你没忘记本小姐的份上,本小姐就勉强同意今晚和你共进晚餐了……怎么,你那是什么表情?”
  “不……”紫堂绞尽脑汁地想理由拒绝,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思考,声音和他的钱包一样有气无力。
  金看着他们两个人笑了起来。
  真好啊。只差格瑞了。

6
  金又想起来他出事的那一天。只不过里面被车撞了的人变成了格瑞。一阵光怪陆离的景象闪过,他只清晰地捕捉到了他的爱人如风筝断线般落地的身影。
  红色的。都是红色的。
  格瑞的脸染上了血色,却努力地向他所在的地方爬过来,留下了一地血痕。金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金……”格瑞对他伸出手,他们之间还是隔了半米的距离。
  一步之遥。
  金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被汗浸透,一摸脸竟摸到了大滴大滴的泪水。
  〔格瑞,你在吗?〕
  〔嗯。〕
  〔我刚刚做噩梦了。梦到我出事的那天,出事的人是你。〕
  〔我有点害怕。〕
  〔……别想那些没用的。〕
  〔我好好的。都已经过去了。
  〔过段时间就能回去了。〕
  〔真是太好了ww〕
  〔回来我要亲亲!〕
  〔……笨蛋〕
  屏幕前的格瑞眸子里染上暖意,脑海里浮现出金撒娇的样子。
  再抬头,遥远的天际已经开始泛红,撕裂了黑暗。
  夜尽天明。
  你看,天亮了。
 

7
  又逢清明节,医院里的人比往常少了不少。金已经可以走路了,可是有时还是会被拉扯地疼痛,所以走起来时断时续。
  金惊喜地发现外面下雪了,拿着外套就下了楼。
  他真的好久都没见过雪了。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医院里栽种的桃花开了一树,小小的花瓣花尖雪白,重重叠叠在一簇,伴着细雪纷纷扬扬,载着风落下。
  金小心地张开手,捧起夹杂着桃色的白雪,微凉的触感在手心里晕开,散发着桃花的清香。
  真漂亮啊。
  金忍不住把眼前的场景拍下来发给格瑞,他想和格瑞一起分享。
  〔我们这里下雪了哦。好漂亮,可惜你看不到了呢。〕
  格瑞立即没有回复他,让金感到稍微有些失落。
  格瑞可能在忙的吧。
  过了一会,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格瑞发过来的信息。
  〔我看到了。〕
  ?金点开了下面那张图片。
  桃树下,站着一个金发少年,手捧着一坯雪。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装下了星辰日月。
  诶——?
  “我看到了。”
  手机掉到了地上,手机的主人尽自己所能最快的速度跑了到树下的男子面前,脸胀得通红,最后一步没有站稳扑进了格瑞的怀里。
  格瑞紧紧抱住了他,近到似乎能听彼此的心跳声,眉宇间的冰山似乎融化,多日来的奔波劳累一扫而空。
  “笨蛋,”格瑞在金耳边轻声说道,“我看见了这世界上最美的场景。”
  眼泪不受控制地留下来,蹭了格瑞的衣服都湿了。格瑞听见金闷闷地声音传过来:“格瑞,我好想你。”
  “嗯。”我也是。
  “以后不要吵架了。”
  “嗯。”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好。”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世间本没有什么奇迹。
  ——如果有的话,指的大概就是你吧。
  树下的爱人紧紧相拥,连时光也不愿去打扰。
 
 

8
  自从格瑞回来之后,凯莉就看见金的幸福指数蹭蹭蹭往上涨,整的查房都像踩雷,有时就会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简直就像回到了初中时代。
  好气哦。
  凯莉刚进来就看到格瑞一口一口地喂金喝粥,指节分明的手拿起汤勺,再配上阳光为他打上细细荣光的棱角分明的脸,诠释了什么叫做帅到没朋友。
  关键还有金那一脸甜蜜带点小羞涩的表情。凯莉只好心里妈卖批,脸上笑嘻嘻。
  凯莉深呼吸一口气,刚想进门而入,安迷修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褐色的档案也掉在了地上。
  “算了吧。”安迷修说,眉宇间有些不忍。
  “晚上我请你吃饭。”
  安迷修不愧号称新时代的骑士,下班后就和凯莉打车火速来到一家串吧。凯莉看着一把把烤串上桌的时候,几乎是强忍怒火。
  难道骑士不应该请可爱的女性吃点意大利或法式餐厅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才正常的吗?!这种人活该单身一辈子!
  凯莉叹了口气,心合计就凑合一顿吧。拿起烤串撸了一口,竹签在手中晃了几圈:“说吧,为什么阻止我?”
  “你那么做对于自己的职业来说是对的。”
  “可是,抱歉,我无法认同。”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当一个心理医生吗?”
  凯莉挑了挑眉。 

  安迷修和凯莉还有格瑞和金包括紫堂幻都是一个中学的。
  中学生的安迷修作为年级学生会会长,经常巡视楼层在学院里到处奔波不可谓是不辛苦。
  当然,更累人的还是当时年级里有各种小混混出没,搞得他得治安学习两头抓。
  而年排第四的雷狮,也同样地活跃。基本上只要安迷修一看到有人在上课打架,八九不离十就能看到雷狮。
  然后安迷修就得拔出他两把黄蓝双棍,和喜欢铁锤的雷狮大战一场。
  都说男人的情谊是打出来的,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即使是号称正义的骑士的安米修和被他称作恶党的雷狮也渐渐熟了起来,在平常不打架的时候还能打个招呼。简直让年级里的一帮腐女浮想联翩。
  升了高中之后,安迷修考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但这依旧很巧地是,雷狮还是和他一个学校。安迷修都要怀疑雷狮是不是因为他才考入这对学校。
  然而雷狮翘着二郎腿,手背在脑袋后面嗤笑道:“你脑子是不是学傻了?我雷狮想做的事别人管的着吗?”
  那就好。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到。
  安迷修一直以为,雷狮从今以后的日子里也会一直和他这么打闹下去,以至于后来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反应这件事。
  风平浪静的一天,雷狮突然把他拉到餐厅包厢里,要了很多瓶啤酒和烤串。
  安迷修当然没怎么吃过这种不健康营养的东西,刚想问雷狮今天抽的什么风。就听见雷狮说:“安迷修,老子喜欢上你了。”
  安迷修人生中第一次被表白还是这样一个可以称得上是万人迷的恶党,吓得呆毛都竖起来了。然后傻兮兮地指着自己:“你说……你喜欢我?”
  雷狮那个时候已经喝了很多瓶了,意识都有点模糊,根本没给安迷修反应时间直接拽着领子吻了上去。
  安迷修登时脸就红透了,吓得连卧槽都差点骂出来。但再抬眼看到雷狮的眼角一片通红,泪水砸到了安迷修的脸上,顺着流进了他的嘴里。
  是苦涩的。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雷狮哭,以前打架手臂骨折也没看见他流半滴泪。
  他这是怎么了?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雷狮累得躺在了安迷修身上,他把脸埋在安迷修的颈窝间,嗅着他身上的薄荷味,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临走时,雷狮抱住了他:“安迷修,不要太想我。”
  ——谁知道这竟是诀别。
  当安迷修发现他再也找不到雷狮的时候,雷狮在他生活里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
  迟了太迟了。雷狮已经不见了。
  安迷修白日里正常上学,晚上脑袋里全是那个消失的人,他忍不住把雷狮写了满张纸,又在墙上贴满了他和雷狮的照片。
  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
  我也喜欢你啊。
  安迷修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后来我的养父带我看过了很多心理医生,直到我有一天看到了一张报纸报道了雷家煤气中毒无人生还。”
  “自那以后,我的病好转起来,选择成为一名心理医生。”
  “有时候我感觉雷狮他离我很近很近,但这并不是精神上的疾病。说是偏执也好妄想也罢,我情愿这么相信着。”安迷修又喝了口啤酒,小麦色的脸浮现红晕。
  “对于金来说,格瑞并没有走,他还是活在金的梦里。不愿醒来的人再怎么叫也是叫不醒的。”
  “金活在有格瑞的世界里他才是幸福的,也才是完整的金。”

9
  凯莉搅动着果汁,外面斑斓的灯光明明暗暗,连带着她的眼底也淤积了黑暗。凯莉白皙的手指缠了几圈头发。
  “安迷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心理医生吗?”
  凯莉生在了一个富足的家庭里,但父母之间并不恩爱在她五岁的时候就选择离了婚。她跟着她的母亲来到另一个长相帅气气质迷人的男人家中,还看到了一个比她大上几岁的鬼狐天冲。
  于是乎这样一个东拼西凑的家庭就组成了。
  那时候的凯莉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上初中之后,她对满屋子三五成群的人嗤之以鼻。
  真是无聊。她漫不经心地低头,手中的笔在指尖飞快地翻转。
  “诶,你好啊。我叫金你叫什么啊?”轻快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人无法忽视。
  凯莉抬起头。
  大概是个傻子。她想。
  但是凯莉还是喜欢上了傻子。

  一次,凯莉无意间路过亲眼看到金因为看到格瑞在鬼狐挑唆下被群殴而变得头发雪白,眸子闪动着嗜血的光芒,一个人把所有人都打倒了,满身伤痕。
  格瑞后来和她说,金从小就有精神分裂。只有在他自身或者是格瑞受到威胁时才会出现。
  自那时起,凯莉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去看有关于精神疾病方面的书籍。
  即使她知道她永远不可能和把那份不明不白的感情告诉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撼动格瑞在金心里的地位。
  可凯莉一直是一个很高傲的人。她不喜欢去像狗血剧里没头脑地取悦男主。
  凯莉就是凯莉。
  到了初中毕业时,凯莉还是没有再和金一个高中。
  再见。凯莉对着金和格瑞离开的背影说。

  10
  当上了心理医生之后,凯莉以为和金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可在她有一次看到金时,那份在心底潜藏已久的感情忽然又汹涌澎湃起来。
  凯莉知道很多很多事。
  她从紫堂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那天在金生气哭着跑出去之后,格瑞立刻追了出来,连外套都没穿。出车祸的时候,格瑞朝金伸出手,身体被卡车碾过。
  格瑞最后一句话说的是:“金,不要看……”
  格瑞的鲜血溅了金满脸。
  丧礼上,金看着格瑞黑白色的照片目光恍惚,沉默不语。
  过了几天,邻居发现金悲伤过度,精神失常,完全忘记了格瑞去世的事情。好心的邻居把他送到了医院,又辗转到凯莉这里。
  凯莉每次看望金,他都会问凯莉格瑞的事情。而凯莉也只好装作不知情。
  在金说格瑞终于和他和好的时候,凯莉明白金的病已经恶化,除了天生的精神分裂之外又得了幻想症。
  她看到了金在清明节那天在风雪中拥抱自己,脸上是喜悦的泪水。
  她在病房里窥视到了金对着空气扬起幸福的微笑。
  她想告诉金这只是个梦打算戳破的时候,安迷修制止了她。
  她明明才应该是最难过的啊,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不会痛呢?
  活在梦里多幸福啊,凯莉也想沉浸在梦中。
  最开始凯莉当心理医生仅仅是因为金,但她发现她可以医治许许多多的病人却无法救赎金。
  阳光透过指缝洒在脸上。
  新的一天又到了。
  凯莉看到金笑着跟她打招呼,忽然难过的想哭。
  格瑞和金会在一起。
  永远永远。
 
  ————
 
唔,关于雷狮和安迷修的设定其实到最后写的时候还没有决定好,可能显得有些突兀。但还是想交代一下,雷狮最后离开是因为他的家里人找到他了,逼他回家。但是最后他并没有死,但由于大脑缺氧他心智不全(也住在安迷修所在的医院里。)凯莉是知道雷狮的,但她没有告诉安迷修。
原本还想写嘉德罗斯在格瑞葬礼上对金说:“渣渣,你对不起格瑞。”来的,可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可写,就不硬塞了。
结局这篇实际上写了五个人的故事,金,格瑞,凯莉,雷狮和安迷修,但其实最后都没有结局。我认为这种情况没有结局的结局才是最好的。
看我后来完成反转辣,有没有大吃一惊?
诶,这次码完估计下一次更新就遥遥无期了。

 
 
 
 
 
 
 
 

 

随便说些什么吧还是。
我入凹凸坑不久,也就这个假期的事。但我却很喜欢这部动画,也如喜欢着比这部看的时间长热度更高的动漫一样喜欢着里面的人物。
然后在lofter上看见了很多大神,画手写手,突然有一天,我就开始憧憬他们也想开始动笔写一些关于凹凸关于热血或平淡的事情,即使我不是第一次写文。但自己看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也是等着我去修改的。
可是我的时间不允许我那么做。作为一个要中考的孩子,还有很多的作业需要我去做,身上还是多多少少背负着些什么的。
但是关于那篇我已经开了的文坑我深表歉意,可能未来一百多天里我很少在更甚至不更。等中考一过,我们还是可以再见面,其实这篇文在很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写。未来也可能直接删掉重写。
我喜欢瑞金,喜欢安雷,也喜欢凹凸。
以上,是我想要说的。

【瑞金】梦境〈生子/温馨〉③

短时记忆梗,温馨日常向,大概讲的是金怀着孕和格瑞谈恋爱的故事,会牵扯凹凸大赛。
cp是A瑞*O金      A安*O雷
人物会有ooc,不喜勿喷
上一章点我头像↑




    金瞪大眼睛,有些不理解格瑞的话。连喷人家一脸粥都变得无所谓起来,可想而知有多么震惊。
    妈耶,原来自己这么老了吗?!连孩子都有了!
    ……诶,等等,格瑞的意思好像是……
    金的表情又变得惊悚起来,联想一下之前以为是胃病的症状,好像明白了什么。
    原来我是个Omega啊。那那那,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诶……
    孩子的爸爸是谁……不对,他好像是知道自己和别人同居了。
    那个人的名字,叫“格瑞”。
    很巧的是他身边就有一个长得帅得可以当明星,貌似刚刚还从别的地方赶过来照顾他的“格瑞”。
    格瑞在一旁面不改色地看着金丰富的表情,淡定地从桌子上拿了长毛巾开始擦脸。然后若无其事地又来补了一刀,肯定了金的想法:“金,我们是恋人。”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紫堂幻觉得自己该冷静一下,机智地在他看来要糊的场面及时退了出去还不忘找了一个上厕所的好理由。
    自己相处三年的好友失忆了还恰好发现怀孕了怎么办,急求。
    紫堂握着手机慌不择路地给自高中就和金一个学校的资深大佬凯莉打了一个电话寻求帮助,一五一十地把情况告诉了凯莉,还不忘分享自己的丰富心理活动。
“啊哈哈哈!”凯莉听完立刻笑喷了,然后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你好棒棒哦。”
  “……”
    凯莉在那边笑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继续说道:“金失忆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
  “金有个先天的遗传病,每过三年记忆就会格式化清空。”
   “?!!!”原来还有这种病的吗?!
   “你居然以为是饿昏脑子出毛病失忆了哈哈哈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哈哈哈——”凯莉大佬又开启了新一波嘲讽。
   “……”紫堂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种听起来就像是言情小说一样的病症是怎么发展到格瑞和金这对一点都不懂浪漫的情侣身上的?
  “……可是不都说格瑞和金已经在一起九年了吗???”
  “没错啊,是在一起九年,还不算没互相表白当发小双向暗恋的时候。”凯莉对于格瑞和金的感情史了如指掌,“我如果要找男朋友,怎么也得像格瑞那样的,有耐心每过三年就陪金谈次恋爱。还次次都整的那么浓情蜜意,能让金重新喜欢上他。”
    紫堂幻挂掉了电话,心里波涛汹涌,复杂地看向屋里。格瑞正一口一口喂着金喝粥,时不时还送到嘴边吹吹,生怕烫着自己的爱人。
    窗外的阳光正好洒在两个身上。恍惚间,好像回到从前。
——————
紫堂:猝不及防一口狗粮。【不是不认识吗?!!!】
这章篇幅小,下回补上。
每次都感觉我是靠着心里描写撑起了整个文(´-ω-`)
好气哦,这个排版我已经改了五次了怎么还是这样???果然玩惯了贴吧的我不适合这里「▼_▼」

【瑞金】梦境〈生子/温馨〉②

短时记忆梗,设定日常温馨生活向,大概是金怀着孕和格瑞谈恋爱,会牵扯到凹凸大赛。
也许会有很多糖(?)
内含ABO     A瑞*O金     A安*O雷
上一篇点我头像↑    







  紫堂现在坐在病房门口,心情十分复杂。最近格瑞在外地出差,临走前特地拜托他金的吃饭和生活问题。
     可没想到两天未见,去敲他家门,金却不吱声。还是最后请锁王开了厚厚的防盗门,发现金晕倒在了厕所,家里翻的乱七八糟。顿时他就想起前天看到的新闻。
      这这这……不会进了抢劫犯吧。紫堂托起金试探了下还有呼吸就松了口气,开始打急救电话。
      之前紫堂觉得格瑞交代他看好金的吃饭和生活。他一直以为前者比较重要,毕竟这么大的人了活了这么多年,自己总归能照顾好自己。
      但现在看来……还是后者比前者重要的多。
天啊,这让他以后怎么面对金和格瑞啊?!!!
紫堂幻咬着手指头,心如死灰一片绝望,但他还是给远在外地的格瑞打了电话。过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紫堂小心翼翼地开口:“喂,格瑞吗?”
   “是我,金怎么了?”
   “……那个格瑞、你听我说……你们家好像进土匪了,然后……”紫堂心脏跳的砰砰快,都要跳出来了。
    “嗯?”
   “金他晕倒了,要不然格瑞……你先回来吧。”
   “……”电话那边死一般地寂静,黑气似乎从电话那头就飘了过来,紫堂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格瑞那边才回了一声:“我知道了。”电话也就挂断了。
    “是病人家属吗?”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啊……”紫堂紧张地站了起来,“我是他的朋友。请问金他还好吗?”
    “病人还好,幸好你这次送来及时,否则很可能保不住胎儿。过后多吃点东西注意点就行了,病人晕过去也是因为营养不良。我们这先给他打了袋子葡萄糖。以后生产的时候极有可能会早产,但这两天先住院观察一下吧。”医生一脸平静地说道,“你应该尽快联系到家属让他赶过来,妊娠期的omega没有alpha陪伴会很没有安全感。”
     “……我已经联系了他的家人。”紫堂艰难地说道,脸上的表情更加一言难尽。
       原来不是因为进了抢劫犯哦。那家里怎么会……?
       所以……也就是说,金是饿昏的是吗??
       那跟他关系更大了不是嘛?!!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尸两命的吗?!
    “好了,你现在可以进去看病人了。”
       紫堂木讷地点头,心里晴天霹雳。
       格瑞会弄死他他的吧?
       一定会的吧?
       肯定会的吧?!!!
       不过……为什么金不来他家里吃饭啊?明明离得很近啊!!而且格瑞也没告诉他金怀孕了啊!紫堂有些想不明白。
       紫堂深深地望了一眼金的睡颜。还是等他醒过来还在自己能活下来的前提下再说吧。

       他起来了,映入眼帘地是一张可以称得上帅死人的脸。
       他愣了愣,这是在医院?我出来了?!
    “醒了?”银发帅哥说话了,紫罗兰色的眸子里面倒影了一个小小的他。但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
     “你是谁呀?”他思考了一下,不明白帅哥为什么生气。这句话虽然有点伤人,但还是要问的。
      “……果然么。”帅哥皱了着眉头,垂下眼睛,似乎对他说这句话并不意外,“我是格瑞。”他自我介绍到。
      “啊啊!”他点了点头,恍然大悟,“你原来就是那个和我住一起的人啊!我翻了衣服看到了你的名片!”
        格瑞突然有点理解紫堂最开始为什么以为是抢匪入室了。啧,可能这小祖宗在家也没少作。还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格瑞特意把自己的电话设成了第一位,紧急电话也是他的。
     “电话?”他歪歪脑袋,“我没找到啊!”
     “……”格瑞有些头疼,有用的没找到没用的倒是找了不少。
     “诶,金你醒了太好了!”紫堂推开门看到自家好友没事了心里松了口气,领着饭盒放到了他旁边的桌子上,“我刚刚去医院食堂打了点粥和菜,格瑞你也好久没吃饭,一起来吃吧。”
      “谢谢。”格瑞点点头表示感谢,紫堂看到格瑞面色还算有所缓和心也就塞回肚子里。
     “诶??金?紫堂?”他眨了眨眼睛指着自己,“金指的是我吗?我原来叫金的吗?!”
紫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直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这金是给饿傻了吗??!!难道格瑞刚才只是所谓的暴风雨前的平静??!!
     “金,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紫堂啊!!”紫堂激动地抓住金的手,心想你千万别傻了,这你要傻了格瑞弄死我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抱歉……我不记得了。”金抱歉地挠了挠脑袋,露出微笑。
         失忆了???!!!现在狗血剧都不演了你居然跟我玩这个?!
        紫堂把头悲壮地扭向了格瑞,只见大佬面不改色地拧开饭盒盖,淡淡道:“他失忆了。”
        ……饿的???
        格瑞拿起勺子举到金嘴边,语气有一丝察觉不到的温柔:“先吃饭。”
     “呃……”金的脸立即黑了下来,连带着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可是我不想吃东西诶,吃了就会吐的很厉害的!”
         格瑞脸上有几分动容,但握着饭勺的手没有退让半分:“那也得吃,为了你的身体好。”
       “不要啦!!!我还是等胃病好一点再吃好了。”金乞求地盯着格瑞,眼神湿漉漉的像个小动物。
        论平时,格瑞怎么也会勉强同意,但是今天这种情况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而且……这个笨蛋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吧?
     “听话,吃了。”格瑞把勺子递进几分,目光坚定,“还有你那个不是胃病。”
     “嗯???”金相当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口。
     “金,我们有孩子了。”
     “噗!”金成功喷了格瑞这张帅脸满脸粥。

【瑞金】梦境〈生子\温馨〉①

短时记忆梗,设定日常生活,大概是瑞金温馨的怀孕恋爱向,会牵扯到凹凸大赛。
会有很多糖(?)
嗯,cpA瑞*O金,会有A安*O雷。
人物可能有ooc,轻喷慎入。

正文
他坐在船上。天阴沉沉地呼啦啦刮着大风,他的身影也就随着晃了晃,浮浮沉沉上下摇曳。
他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细碎的阳光温柔地洒落他的头顶。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挣扎了一会慢吞吞地起来了捞起身下的衣服套在身上,发现大了好多。
这应该不是他的衣服吧?那是……谁的?
他挪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金发碧眼,大概二十多岁的自己。看起来还有几分稚嫩。
其实长的还挺帅的哈?他挠了挠头想到。
但是……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他茫然地眨眨眼,脸上未干的水滴就像是泪流满面
好像什么都不记得诶。
他对着镜子纠结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他从原木衣柜里掏出一套看起来像是他的衣服的衣服套上,到了门口才发现他根本就打不开这扇门。
好像被反锁了,他却又没有钥匙。
好气哦,他这是被监禁了吗?!
他不自觉地鼓起脸来,开始翻弄冰箱,幸好找到了几包面包和十来盒牛奶,就开始坐在沙发上大块硕朵。
肚子填饱了,他继续翻找起来,想看看有没有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或者可以从这里离开的钥匙。他翻出了很多衣服,有一些明显不是他的穿衣风格。
我和一个男生住在一起啊。
他掏了掏一件西服的上衣兜,发现里面有一张名片。
“格瑞。”他念出来这个名字,一听起来就感觉很成熟稳重,应该不是他的名字。
格瑞是谁?居然和他一起住?
朋友?同学?同事?家人?
他一头雾水,决定还是翻翻别的东西。正想着,他忽然有点反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太饿他直接从冰箱拿出来的凉牛奶喝掉了的缘故。
他跑到洗手间,“哇”地一声吐出来。
待了一会,他感觉好些了,又走进了另外一个屋。发现这是个书房,办公桌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还有很多书,但意外地整理的非常整齐。
他只些微看了一眼,就溜了出去。
书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想必那是“格瑞”的书房吧。
他又躺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五颜六色的画面冲上了他的眸子。柔软的沙发把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在上面堆着的衣服还没有收拾,似乎要把他埋没,可他又感觉胃里不太舒服。
他就这么睡过去了。
这大概是第三天了。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他已经有三天没有吃东西了,饿了就从冰箱里翻出来牛奶热热喝,这还是得在他有胃口的前提下。
他今天又去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以前也不像食欲不好的人啊,和第一天相比都瘦了好多。
还没等如何,他又开始恶心了,蹲在洗手池呕吐。
真是糟糕啊。他想。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他可能是唯一个不愿意吃东西饿死的人吧?
是谁都好快来救救我吧……
“咚咚”忽然有人在外面敲门,很用力的样子,一个男声从门外响起:“金,我是紫堂啊,你怎么了这三天都没见到你,不是说好格瑞这几天不在去我家里吃饭的吗?!”
……???
他想给门外的人开门或者告诉他他快要饿死了,但是身体却无力地滑了下去,意识也随之模糊。
啊,他终于成为了一个饿死鬼。